? ?
?
中國合作伙伴
?
? ?
?
?
?
?
?

選擇國外醫療的必要性有哪些?

時間:2018-04-28 17:55??? 瀏覽:

  當很多晚期腫瘤患者,國外醫療已經實施了手術、化療、放療及靶向藥物等治療后,腫瘤依然控制不住,多發轉移,而患者或家屬又不甘心,這時候往往會對海外的新藥,如PD1或其它靶向新藥,國外醫療報以最后的希望,想嘗試一下,而又陷入困境,到底該不該用,怎么用?費用昂貴真的有效嗎?這時候還有其它選擇嗎?

  一真實案例

  王先生,肝癌患者,TACE治療后,用PD1藥物Opdivo治療,每月2次,每次費用3.2萬元,每月6.4萬元;連續用兩個月后,國外醫療復查腫瘤轉移到肺部,肝門部及腹膜后廣泛淋巴結轉移,宣告治療無效。

  陳女士,晚期膽囊癌肝、肺、多發骨轉移患者,化療期間毒副作用太大血小板降低很多,想停用化療藥物嘗試用PD1治療,國外醫療又不太清楚PD1怎么用,而選擇了國際會診。會診后,沒想到的是專家不建議她用PD1,而是繼續化療,只是修改了化療方案和劑量,并配合局部放療。國外醫療患者按此方案三個月后復查,竟然肺部腫瘤顯著縮小,原本骨轉移的疼痛部位也不再疼痛,患者生存竟然很不錯。目前繼續按照專家指導的方案實施后續治療。

  對比以上兩個案例,你看出什么?

  第一,從經濟上看,國外醫療王先生白花了12.8萬,陳女士國際會診及按會診方案的后期治療總共費用不足6萬元。他們倆對比,陳女士節約了至少6.8萬元。

  第二,從病情上看,國外醫療面臨選擇前,陳女士的病情比王先生的病情要嚴重得多,而兩個月以后,王先生的病情迅速發展,而陳女士的病情則得到控制。

  第三,從整體性價比上看,王先生在關鍵的治療節點上盲目用藥導致后期治療很被動,而陳女士在關鍵節點上選擇了正確的道路而治療迎來轉機。

  其實,腫瘤患者到了晚期,國外醫療最應該的是選擇國際會診,獲取一個全面精準的治療方案,而非單純的瞄準某種所謂的“神藥“如PD1等盲目嘗試。

  國內患者普遍對通過會診獲取科學精準方案不太重視,一是覺得費用高,二是認為國內的方案都用過了會診還能有什么新花樣,其實,完全不是這么回事?

  二.會診的價值

  一個精準的會診方案好比一場戰爭的策略,國外醫療策略得當,小米加步槍也可以戰勝飛機大炮,如當年共產黨戰勝國民黨,解放全中國。策略的價值有時候甚至不能用金錢來衡量。

  關于對價值的認識,有一個經典案例“釘子的故事”。富翁妻子斷了一根股骨,請醫生為他妻子手術。國外醫療醫生用一根鏍絲釘將病人骨頭接好了收5000美元。富翁很不高興并寫了一封信給醫生,要求列出收費明細。醫生在賬單寫到:1根鏍絲釘:1美元;怎樣放進去:4999美元。 富翁看了沉默了,沒有再說什么。

國外醫療

  由此可見,專家哪怕有時候僅僅是告訴你這個藥該用,國外醫療那個藥不該用,看似簡單,其實都是其學識、水平的體現。有時候哪怕一句話,可能就能讓患者少走彎路,少花費,而相反卻有可能貽誤生命。

  我們并不是說國內專家水平不行,其實國內專家在某些方面,比如肝膽腫瘤的外科手術,并不比國外差甚至要優于國外專家。但是,對于晚期多臟器轉移患者,需要依靠化療、靶向藥物或免疫藥物來進行全身治療時,國外醫療國外專家的確經驗更豐富,因為他們有藥可用,且用過多年,以及開展試驗研究多,有精力有時間有支持成體系地臨床與前沿研究同步進行。所以他們信息更多,數據更多,更有說服力。

  我們推薦給患者的國際會診專家很多都是NCCN指南的編寫者,NCCN指南是美國國立綜合癌癥網絡(National Comprehensive Cancer Network )發布的各種惡性腫瘤臨床實踐指南,國外醫療得到了全球臨床醫師的認可和遵循。我國腫瘤臨床醫生也是按此標準來做的。不過,就像近日東方肝膽醫院腫瘤內科主任袁振剛教授所講,很多新的研究并沒有在指南上反應。國外醫療而這些東西都掌握在指南編寫者那里,他們掌握大量的前沿治療信息和領導多個國際臨床試驗,很多東西哪怕提示一點點,或許就可以給患者帶來新的希望,讓患者少走彎路。

  打個簡單的比方,目前PD1用藥都建議先做某方面檢測,而對于肝癌現有指標檢測并沒有太大意義,國外醫療因為無特異性,所以很多患者只能盲試。但是,對于專門研究這方面的專家來講,他們卻可以根據患者情況進行綜合判斷而得出結論,患者是否該用PD1,怎么用,什么時候用,國外醫療單用還是聯合用藥。因為有些研究雖然還未最終公布結果,但其內部已經取得某些方面的研究成果,只是還未公開發表。會診時,國外醫療專家會自熱而然的告知患者,為其指明方向。

  至于那些本來就有出國就醫打算的患者,先進行國際會診,意義就更大了。先會診獲得方案,明確出國治療的方向與價值,可以事半功倍,不致于盲目出國,花費巨大而且耽誤時間。對于那些想參加國際臨床試驗的患者,國際會診就是一個綠色通道。由于會診的專家都是頂級醫生,國外醫療他們領導多個國際臨床試驗,通過國際會診,能夠獲得臨床試驗的諸多信息,并有可能直接入組到該專家領導的試驗中去。

  除此之外,選擇國際會診,還有一層意義。先看一個案例:一個患者家屬告訴他身患晚期腫瘤的愛人,為她請了全世界最好的專家為她制定方案,結果患者信心大增,治療過程中她對方案深信不疑,哪怕中途有各種反應也堅持按方案實施(當然反應都會對癥處理),最終取得顯著療效。國外醫療而患者以前不斷嘗試很多治療,卻總是半信半疑,遇到挫折就停用,在北京與上海之間折騰,不斷尋醫問藥,心里卻總不踏實。自從找到全世界最頂級專家給方案后,浮躁的心終于安定。而對于家屬,也是真正的盡力了,無論結果如何終歸不會有所悔恨。

  這也許可以從心理作用方面來解釋,國外醫療但其實醫從性對患者的治療非常重要,可是要獲得很好的醫從性,國外醫療專家就必須真正為病人提供最精準最優質的治療方案。可國內的腫瘤醫生常常“巧婦難為無米之炊”,患者自然自尋出路,從這家到那家,國外醫療談何醫從性?

?
?
?
聯系方式



電話:400-067-0509
周一到周五早9:00到晚9:00
地址:北京市朝陽區新源南路6號
京城大廈3602室

德國RPTC
電話:+49 (0) 89 660 680
周一到周五早8:00到晚6:00(CET)

?
服務
RPTC在德國地接工作均由攜康長榮提供
RPTC提供中國的患者所有與質子治療相關的醫療服務,如果您需要其他服務:如申辦旅游的協助,當地的地陪服務,行前的咨詢或其他服務,請與我們于中國的合作伙伴聯絡.
?
?
?

友情鏈接:海外醫療 出國看病 兒童腫瘤 國外看病 德國看病 出國看病價格 出國醫療中介
版權所有:德國慕尼黑質子治療中心
地址:北京市朝陽區酒仙橋北路甲10號院205棟7層
 聯系電話:400-067-0509

?
月宫闯关